将古代四大美人剥去外衣

人类为了娱乐发明了不少方法,如小说、戏剧、等等。其内容多半是以过去的事情或人物作为题材,以未来为主题的较之会少些。因为是娱乐性质的故事方式,所以就可以无限夸张甚至无中生有。这本非无可争议,文艺嘛,当然是这样的。不过产生一个副作用,就是很多人把它当真的,到今时今日,出于商业利用,更是把假的当作真的,真的反而没人知道了。现在要说一个例子就是古代四大美女!

说到古代四大美女,很多人如数家珍一样报上名来: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

真的?谁见过?有照片吗?好我一个个数给你看,恐怕看过后就大失所望了。

第一个是西施,有其人吗?你把同期的史书翻一遍,什么春秋、史记都不见西施两个字,倒是在墨子的亲士第一篇中有一句:“西施之沉,其美也。”也就是说墨子认为西施之死是困为她过份美貌。墨子生卒年令不详,应该是与吴越稍晚时期仍在世。但墨子没有讲出西施是那里人,生卒年代等等一切资料,要仅凭这位老兄一句就决定西施与吴王夫差、越王勾践、大夫范蠡、文种与之有关联,是否太过儿戏?更何况墨子口中有西施是否后来所说的西施,西边施姓女子恐怕不止一人吧。

其实西施的故事出现在南北朝末期顾野王所编的《舆地志》一书中,到唐代武周时梁载言所撰的“十道志”和南宋施宿所著之:“嘉泰会稽志”中均有提及,但这些书都是地理书,而且都是说此处传说有某某人曾在此。其准确程度无从考究,比起野史可信性更加低。至于什么李白的诗,王维的咏等等更是人云亦云吧。

不过有人考证出西施的出生年月日,春秋末期农历六月廿四日(阳历7月19日)但用什么方法考证出来的,真是没人知道了。一不知西施父母,二不知西施姓什么,当时更不可能有户籍登记,出生证等等资料。恐怕是某人随口而说吧,容貌再美也不过是一个天天在河边洗衣服的女子。

如此虚幻的人物成为天下第一美女,唉,真不知如何说起。

如果说西施是虚构人物,那么位居第二的王昭君那就是货真价实了吧?

王昭君确有其人,而且按理推断应该长相不错,是否闭月羞花就说不清了。但有一点他老公认为她不如其他老婆漂亮,汉书说呼韓邪單于有三个老婆,喜欢的是另外两个,所以后来继位的也不是昭君之子。王昭君封为宁胡閼氏,这种带有轻蔑的称呼也可能令匈奴人不舒服,感情恐怕也因政治婚姻不会太好。

王昭君叫王嫱,又说是墙、樯。汉书说她是后庭良家子,到后汉书又变成南阳郡的良家子。按历史学的惯例,越接近事件发生时间的记载越为可信。所以应该以班固的汉书为基础,范晔的后汉书为辅。

汉代宫廷的管理制度不似后来明清那样封闭,举一例,窦婴是窦太后的本家姪子,所以他有出入后宫见太后的权力,也就是门籍。

王昭君极有可能是外戚一人中的女儿,虽非大富大贵之家,但也应是上等人家,否则亦不可入选。因为这种做法在汉高祖刘邦时已开先例,史记刘敬传:“上竟不能遣長公主,而取家人子名為長公主,妻單于。使劉敬往結和親約。”这里的家人子,与元帝的后庭良家子应该是一样的。

其实王昭君并未有出塞,他所嫁的是呼韓邪單于这个匈奴领袖因为受族内的其他匈奴领袖所迫,早已投靠汉朝归附汉室,并与部落居住在九原一带。九原就是今天的包头市,所以昭君墓也是在那里。从汉武帝开始五原成为汉朝一个郡,也就是河套最顶的地方。出塞意思就是出边疆,既然呼韓邪單于已经归汉,并在汉朝土耳其地上居住,那么王昭君就没有出塞的事情了。

王昭君在其夫死后有说道是想回汉故土,但不许,只好依匈奴之族例,改嫁其丈夫之另一个儿子,又生了两个女儿。

小说文学作品有很多王昭君的故事,其最早的来源是一本叫西京杂记的书,此书是西汉刘歆所著,是一本以各地传说为依据的笔记。后来为东晋葛洪辑抄,作为文艺性质是不错,但作为历史依据,那就不足为据了。不过此书后来很多诗人喜用,我想原因在被人看作宫庭秘史,那就十分适合大众猎奇的心态了。

第三个是貂婵

我翻遍三国志与后汉书,想找出有关貂婵的资料,结果什么也找不到。后来发现与貂婵最相熟的竟然是罗贯中先生。貂婵只存在三国演义里面,后来元剧也不断有,估计也是从三国演义中盗来的。

貂婵一生中与三个半男人有关联,其中前三位是罗先生安排的,最后半位不知是怎样认识的。

首先是三国演义第八回中貂婵首先出台,罗贯中将貂婵定位为歌女,也就是奴婢。接着又定为王允的宠婢,喜爱程度为如亲女。年方二八(16岁?)小小年纪已有爱汉朝之心,与王允大人可谓志同道合。于是连环计就开始实施了。

吕布是第一个目标,罗贯中很懂得利用美色杀人,往往是成功的方法。他把吕布和董卓描成好色之徒,为了女人六亲不认。而貂婵好比一块肉骨头,叫王允抛出,等吕布和董卓去互抢。

这样千古奇计的连环计就由罗贯中先生编写好,交由王允执行。貂婵?工具而已。

连环计中与貂婵有关系的三个男人都出台了,但另外有半个却在三国演义中没有演出,他的表现是在元代杂剧中出现。

元代杂剧有关貂婵的戏不少,其中竟然有“关公月下释貂婵”,把关老爷摆上台。

关老爷一身正气,只会读“春秋”,风花雪月是不会的。不知怎样竟然会与貂婵搭上,我想关老爷看到如此描写,丹凤眼变铜铃眼了。

且慢,关老爷也是男人,也好色的(男人永远是好色的。)打开三国志(不是三国演义),你会看到有好色的描述。这样陈寿说关公好色,罗贯中说关公正气。等各位法官判吧。

由此可见貂婵是罗贯中先生虚构出来一位女子,至于长相,罗贯中也只是说:“色伎俱佳”,什么第几美女,纯是后人编造,现代人为了经济利益更是加盐添醋,变成绝色佳人了。

杨贵妃,名字玉环,这位“美女”家喻户哓,实赖白居易的“长恨歌”所赐。

老白搜肠刮肚,把能用的方法都用上,用来描写杨玉环的美态,“侍儿扶起娇无力”等等。

不错,唐玄宗与杨玉环的确是有深厚的感情,作为一个皇帝“后宫佳丽三千”,独爱一人,的确少见。

但这样不能证明杨贵妃美貌,所谓罗卜青菜,各有所爱。唐代的人的审美标准是怎样?的确文献没有,就算有文字也很难说得清楚。

不过有一种东西却可以体现出当时的审美标准,那就图画!

任何一个画家,你要他画一幅美女图,他一定不能脱离当代的审美观。现在的人画古代四大美人,绝对以纤纤弱质,瓜子脸孔。

所以唐人的画家也不例外,幸好除敦煌洞窟之外,又发现很多唐代的墓中的壁画,这些壁画已是生话写照了,画中的美女,好听是个个体态丰满,难听的是一群肥婆!脸部绝对是象泡水馒头,这种女人在当今一定是减肥常客。

其实唐人不但女人肥,男人更肥,安禄山就是典型中的姣姣者,连马都让他骑趴了,但没人说他丑。李世民据讲是中风死的,现在有人考证他家族,认为本身是有过度肥胖症。唐玄宗也不应例外,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肥胖就是唐家喜好,杨贵妃有理由认为她就是肥环。什么侍儿扶起娇无力,而是胖得连站起来都吃力!

为什么民间会出现那么多古代美人,完全是文学艺术的作怪,这使我想到了辛稼轩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文学作者是为了文章强说美。如果将杨玉环真面目见人,那就没人感动了,唐玄宗抱着杨玉环,就是两堆肥肉,两条大白猪。有人看吗?王昭君如果不是凄凄惨惨戚戚地马上弹琵琶,红线女能唱昭君出塞吗?

至于貂婵,罗贯中是出于增加故事的色彩虚构出来,却想不到后代比他想象力更强,元剧竟然让她跟关二爷勾搭上了。

西施的创造者是中国美人计的鼻祖,不但古代,现在女人也是一件可以利用的性工具。并非是歧视女性,但用色情作为打击对手的方法实在太多了。

作为文学,夸张是必要的,不懂得夸张就不可能成为文学作者。作者没有错,那怕他是为经济服务。可怕的是那些为了出名,打着某某研究专家的人,搞些什么杨玉环没死去了日本之类的论证。这种故弄玄虚的人是最会骗人的,事关他们往往头顶着虚假的光环。

资料引自以下:

汉书

初,单于弟右谷蠡王伊屠知牙师以次当为左贤王。左贤王即是单于储副。单于欲传其子,遂杀知牙师。知牙师者,王昭君之子也。昭君字嫱,南郡人也。初,元帝时,以良家子选入掖庭。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宫女五人赐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生二子。及呼韩邪死,其前阏氏子代立,欲妻之,昭君上书求归,成帝敕令从胡俗,遂复为后单于阏氏焉。

西京杂记

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其形,案图召幸。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匈奴入朝,求美人为阏氏,于是上案图以昭君行。及去,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善应对,举止闲雅。帝悔之,而名籍已定,帝重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皆弃市,籍其家资巨万。

至于《西京杂记》中的“被画工所误”、《琴操》中的“尽召后宫,问谁能行者,昭君盛饰请行”,已经近似小说家言。《乐府解题》亦持“自愿请行”说,但末尾记载昭君不愿从胡礼、吞药而死,更不足为据。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