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加分乱象

收藏
查看我的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0

编辑
锁定
讨论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在近期的“三模三电”等“体育加分”丑闻接踵而至之际,《中国青年报》刊登的“全国高考加分研究报告”在统计、分析了31个省(市、区)的考生资料之后,系统揭露了高考加分背后的重重乱象,个中详情,触目惊心。高考加分乱象已经成为制约高考公平的极大障碍。

中文名

高考加分乱象

障 碍

制约高考公平

刊 登

《中国青年报》

统 计

全国高考加分研究报告

1
现象

2
加分对象

3
表现

4
危害

编辑

除西藏、山西外,其他29个省区市的65名文理科状元中(部分省份有分数并列),共30人存在加分,所占比例为46.2%,这几乎占据“状元榜”半壁江山。此外,还有数名状元获得了北大、清华自主招生20到30分的加分成绩。
这30名加分状元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吉林、辽宁、河北、山东、河南、安徽、浙江、福建、湖南、广东、贵州、云南、内蒙古等17个省区市。其中,北京、重庆、吉林、辽宁、河北、山东、福建、贵州、云南、内蒙古等10个省区市文理科状元均有加分。
30名加分状元中,12人裸分即为该省最高分,加分或许是一种锦上添花;而对于剩下的18人,加分无疑是雪中送炭。依托加分他们得以越过全面分数高于自己者,并摘取“状元”桂冠。这18人占所有统计的65位状元中27.7%。
状元加分类型之多让人眼花缭乱,包括民族加分、全国奥赛加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三好学生加分、省(自治区、直辖市)优秀学生干部加分等。此外,不少人还有北大、清华自主招生加分。

编辑

从各省已公开的官方数据看,在各项加分中,人数最多的还不是广被诟病的体育、艺术、三好学生加分,而是计生政策加分。
根据各省公开数据,农村人口独生子女和二女结扎户等计生政策加分共39684人。其中,河北省公布人数最多,高考加分的农村户口独生子女共33251人,相关部门公布了详细名单。
紧随其后的,是高考的省级“优秀学生干部”、三好学生加分,全国已知的共有3715人。
其中,公布人数最多的是北京,该市加分三好学生共2064人,加分市优秀学生干部763人。但按照“高考加分瘦身”原则,这些考生向北京以外地区投档时,则不加分。
位列第三的是体育类高考加分。体育赛事获奖、国家二级运动员加分共3075人,其中四川省公布人数最多,达1022人。
各省的高考加分调整方案各有千秋,但是在体育加分方面,各省却较为一致:基本保留了对体育特长生的加分,广东、辽宁在放弃奥赛、科技竞赛加分的情况下,仍然保留此项加分。
排名第四位的,是各类奥林匹克竞赛、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等的加分。根据目前各省公布的数据,高考中,各级学科竞赛获奖加分共627人,职业技能竞赛加分共201人。
在中央调整高考加分政策的大框架下,各地的调整幅度各有不同。例如在奥赛方面的加分,北京、黑龙江、新疆等地保留了全国奥赛一二三等奖10分的加分,而广东、陕西、辽宁等地,则直接取消了相关加分。
排名第五位的,是长期以来争议较大的“品德加分”。高考,因“见义勇为”及思想品德事迹加分者共349人。其中,黑龙江省公布人数最多,思想品德方面有突出事迹者328人。
[1]

编辑

综观这份报告可知,加分乱象至少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加分过滥。不但加分考生过多,重庆高考加分人数甚至是考生总数的17.19%,而且加分项目名目繁多——“教育部的加分规定只有14种,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却有近两百种”,从“三好学生”到“见义勇为”,从“教育世家”到“三模三电”等,简直五花八门。另一方面是加分不公示、不透明——有些地方在关键信息上“遮遮掩掩”,有些地方则根本没有按规定时间公示。
看看都是谁获得了加分即可明白信息为何不透明——人家玩的原本就是见不得光的“潜规则”。据此前媒体对浙江高考“体育加分”的报道,绍兴一支足球队中的考生都是有权有钱人家的子女,浙江高考航模加分的学生也多来自权势家庭,甚至“三模三电”训练队“以学生家长的权力大小决定谁参加,谁不参加”。本为“查漏补缺”的体育加分竟然在权力干预之下,制造了最不公平的“漏洞”。

编辑

现实中,还有一类现象与此异曲同工。前些天媒体曾报道,在陕西省2010年省直事业单位招聘考试中,出现了“父亲当‘考官’,儿子中‘状元’”的丑闻,再结合此前“局长女儿考99分”、“限招科级干部子女”、“父亲招聘儿子”等招考丑闻即可发现,以权谋私、权力腐败的游戏已然到了明目张胆、无孔不入的境地。无论是高考加分乱象,还是单位招聘丑闻,虽涉及领域有所不同,均毫无掩饰地透出相同的权力脾性——权力通吃和机会垄断。
无论是高考加分,还是事业单位招考时内部子弟“近水楼台先得月”,玩的都是“拼爹游戏”式的权力闹剧,权力在其中上下其手,几乎在各种优质资源和利益分配中为所欲为。
其次是机会垄断,既然“加分”、招考需要“拼爹”,底层子弟自然无缘。高考加分政策本是为了照顾“特长生”,却被异化成了关照“特权生”;本来,在事业单位招考的机会面前,人人平等,可有些人却凭借家族权力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之便,把别人的上升机会挤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对机会的垄断、对他人上升可能性的扼杀,这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肆无忌惮,无疑是最狠毒的垄断,也是权力腐败最嚣张的表达方式之一。
本来,社会群体和各阶层之间的顺畅流动,是保持社会活力的根本方式,也是缓解社会矛盾的有效途径,但是,不管是从权力对于高考加分的垄断,还是从权力对于事业单位招考成绩的“影响”,我们均可看出权势群体资源继承和“阶层世袭”的趋势。一旦优质社会资源和上升机会被权力垄断,“穷者愈穷,富者愈富,贵者愈贵”的“马太效应”就会加剧社会的断裂和溃败,阶层流动就有陷于停滞之险,造成“阶层板结”,整个社会也就有成为一潭死水的危险,这就是权力病变的危害。

参考资料

1.

高考加分“瘦身” 成效几何
.新华网.2014-07-21[引用日期2014-08-01]

词条标签:

社会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